扑棱熙子

卑微空吹
写手 (大概是
扩列都来找我!!!!来!!

【佣空】花吐症〖二〗

★花吐症设定  军营设定 玛尔塔×奈布 间谍设定(两人是同一阵营的 但是都在敌军当间谍)  


★极度ooc  新人求轻喷


★双向暗恋✓  玛尔塔视角


★喜欢的话留个关注吧qaq  我不咕的


★  @染柒 跟我写的是一个梗!设定都一样的!!进来的姐妹不妨也请看看她的


★准备好了吗?


———————————————————————


花吐症似乎变得严重了许多,


掩饰这件事也变得极为困难。


我干脆放弃了掩饰,军营里有人对我指指点点也是十分正常的事。


下士也来看过我一回,我算是半推半的糊弄过去了。


他现在还不知道。


想到这里 我竟是有些伤感。


「我依然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偶尔找艾米丽谈谈心,观察着我的“家”(这个地方或许应该被我称呼为家…?) 


真讽刺啊,我竟要每日地连夜观察…或者说是监视? 我的家。」


一日比一日严重了,现在我有时会咳出一些血,我的嘴里满是血味。


艾米丽劝我快点告诉他,晚一日 便是一日死亡的折磨。


我只能佯装轻松的笑笑。


「这太奢侈了。」


「不该属于我。」


「等战争结束,等战争结束我就告诉他。」


「再等等。」


艾米丽给了我一些治疗喉咙的药物,这让我不再咳血了,不过似乎对花瓣没什么用。


又开始咳血了……药物看来是不会有用的了。



我开始咳出大量的花瓣。说实话,有点害怕。


好笑吗?鼎鼎大名的玛尔塔女上校竟然会开始害怕花瓣。


「果然只是个女人罢了,哈哈,女人能做什么事。」


「我是玛尔塔·贝坦菲尔。


我的目标。


即为打破这奇怪的观念。


所以,我不能怕。


花瓣,血,还是死亡


都不能怕。」



越来越严重了,我的床底全是白色的花瓣,散发着一阵一阵的花香。


「玛尔塔,你还不准备告诉他吗?」


「艾米丽,我是军人。」


「我打从入军营那天,便做好了随时离开这个世界的准备。」


「不觉得不甘心吗?」


「……哪有什么不甘心。」


「只是,有点遗憾。」




「玛尔塔,我们的间谍身份似乎暴露了。」


他这样说到。


是我,是我。


那天晚上发电报的时候,没有注意窗外的人。


「下士,这次你可以名正言顺的说我笨手笨脚了。」


「听说杰克他们从三个月前就在寻找我们是间谍的证据。」


「我不怪你。」


他的痞笑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只是这次笑里似乎多了些疲乏。


「走吧。」


「估计一会就要带人来抓了。」


「好。」



「我们……不回我们的军营吗?」


「不回,长官。」


「我说过的,要带你去那里,我的家乡。」


「奈布,我们是军人。」


「那又怎样?」


「我只要,有你便是足够。」



「我们被背叛了,玛尔塔。」


「当我发完最后一通电报。」


「对于他们来说,我们没有价值了。」


「……」


「是吗…」


「我居然没有发现。」


「咳……咳咳」


我及时捂住了嘴,花瓣没有飘出来。


奈布把玩着他的军刀,似乎心不在焉的样子。


「着凉了?奇怪,上次看你就这样,咳嗽还没好么?」


火车的噪音掩盖我这时的慌张。


「——」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俯身吻上了我的唇。


他的唇是冰凉的


是柔软的。


他的舌是温热的。


我能感觉到。


我笨拙的回应着。


他似乎很高兴。



我能听到心跳的声音。


我的和他的。





时间骤停。





他放开了我。


似乎一下回到了现实


火车的噪音,人们的谈论声


又重新出现在我的耳边。


「花吐症,玛尔塔。」


「到现在还不想告诉我吗?」


「傻子才看不出。」


他的笑真的很好看。


「带我走吧。」


「依你。」



———————————————————————


★栀子花花语:坚强,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


对我来说,军人组就是这样的吧


评论(2)

热度(39)